石棉县委宣传部 石棉县文明办 主办

乡村文化人 乡土民俗的守望者

  在乡土文化人这个群体中,既有身怀绝技的民间艺人,也有深谙乡村风俗民情的民间守望者。他们生于斯,长于斯,他们深植于乡村厚土,懂得村民的喜怒哀乐,知晓村民的文化取向,更明晰乡村文化的传播之道。

  石棉县美罗乡村民赵方林就是其中一位。

  丰富多彩的表演形式

  7月19日,炎炎烈日的石棉县美罗乡安宁、静谧。

  驱车驶向乡间的柏油路,路与远方的田野交织在一起,没有城市的喧嚣,却多了几分舒适。

  在美罗乡有这样一位老人,他舞龙弄狮、操琴雅乐、耕读怡情,但说到最爱,还是这些年魂牵梦萦的舞狮文化。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他就开始对散落在民间的舞狮文化进行零星整理;从2000年开始,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心让他全身心投入其中。

  老人今年79岁,名叫赵方林。

  “老人家虽年过古稀,但还保持着旺盛的精力,还在为传承弘扬美罗雄狮文化四处奔波。”石棉县文化馆副馆长张艺凡对赵方林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100多年前美罗乡舞狮来源由湖广填四川进入雅安流传于石棉县美罗乡狮子湾。当时当地有个武术班,就有舞狮的风俗……”赵方林向记者娓娓道来。

  赵方林生在美罗、长在美罗,儿时逢年过节,镇上有舞狮表演,他便一头扎进人群中,一边看,一边模仿。从小耳濡目染,自然在他的心里种下了威风八面的雄狮文化的种子。随着国家对乡村文化的高度重视,这颗种子便开始迅速生长。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要将没有生命力的狮子头、狮子服,舞得栩栩如生、出神入化,必须经过一番刻苦训练。”赵方林指着照片上的舞狮者告诉记者,这狮子头、狮子服仅仅是扮相,舞狮人才是灵魂。

  赵方林说,美罗舞狮活动历史悠久,流传广。早在解放前就风靡一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暂停了一段时间,舞狮活动恢复以来,美罗舞狮每年正月元宵前后便在本地及附近村进行民俗表演。舞狮成员平时或在家务农或外出打工,节庆时凭兴趣爱好、一技之长开展活动。

  赵方林说,随着时代的进步,目前美罗舞狮增加了很多新的套路,融入了现代人的生活理念,注入了新时代的元素。

  保护传承任重而道远

  反观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传统民俗、文化和民间技艺面临后继无人、濒临失传的尴尬。而在时代迅速变迁的背景下,美罗乡的文化传承却生机盎然,实属不易。

  对此赵方林给出两点原因:“首先,要找对人。找对了传承人就能事半功倍,这是文化传承的前提。其次,要对路。传统文化最有效的传承当属活态传承,新队员陆续加入,给舞狮注入年轻的血液。而且在其带领下,演出不断,观众的掌声和喝彩声让传承者感觉到自己所传承的文化时刻被需要着。当然,挑选弟子的要求首要品德好,通过挖掘和充实其附加值,让人学而不厌,形成一种强劲的磁吸力,最终让文化传承焕发勃勃生机。

  事实上,多年来,赵方林并非全身心于舞狮表演,一半时间用于参加舞狮活动的传播或义教,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身在其内,心在其外”。“赵师傅做狮头很出名,是我们当地的名人,难能可贵的是,村里、学校里办活动邀请他,他从不拒绝,更不收毫厘。”这是大伙对赵方林真实的评价。

  为了壮大舞狮表演队伍,让舞狮文化发扬光大,赵方林除了积极帮助全县各乡镇、村、学校、老年协会等组建舞狮队,还亲自传授技艺,目前已带出徒弟100余人。近年来,在县文化部门帮助下,他先后收集、整理和编辑了《开门红》《狮子洗澡》《南狮抢宝》《狮子过南桥》等节目,并率领舞狮队在多种大型演出活动中亮相,博得观众喝彩。

  对于舞狮文化如何挖掘、打造的问题,赵方林建议,当地村居众多,要善于挖掘各村居地道的舞狮文化,善于利用村居老一辈的力量。当然,要做精文化则需要真正的舞狮艺人。还可以成立舞狮武术协会,建立人才库,每年举办定期的交流活动。

  “乡村文化要扎扎实实去做,一步一个脚印去做,需要有很多人参加,需要很长时间。”在这片传播舞狮文化的基田上,赵方林说,他不会退休,只要社会需要他,他愿意继续做好舞狮传承人的角色。(记者 石雨川)

责任编辑:唐弋涵

推荐阅读 »

图说文明